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弄巧成拙的报复

弄巧成拙的报复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1) HI!我是TONY!好久一段时间没有发表新的文章,最近心血来潮就把我 过去一件秘密发表出来,基本上我是认为事情以过去好久了,现在说出来,对於 当事人的伤害应该不会太大才是。 几年前当我还在某家医疗单位服务的时候,由於业务上的需要,经常必须跟 开刀房的护理同仁接洽,慢慢的也逐渐地跟这些护理人员熟悉起来,这其中当然 有面貌比较姣好的护士小姐。因为开刀房的工作通常是相当冗长且无聊的,因此 医护人员之间的黄色笑话是源源不断的流传在开刀房里面,这或许是一班人对护 士小姐的看法通常是比较负面,而且是比较不公平的。 这其中我跟一位叫媛媛的护士很谈得来,我也时常开她的玩笑,见多识广的 媛媛顶多是杏眼一瞪,也不以为杵。由於彼此之间都存有好感,所有在开刀房的 角落,我经常握握她的小手,抱抱她的小腰。在没有人的场合,我也经常开玩笑 的邀她同房,她充其量只是捶打我几下罢了。我之所以会如此,那是我认为她们 护士小姐都是比较开得起玩笑,却从来也没认真过。 过不久我就离职了,後来辗转得知媛媛嫁给了一位医师,这本是一件人人称 羡的美好姻缘,怎奈世事难料,就在一次无意间的邂逅得知,媛媛她过得很不快 乐。 经过细细详谈之後,才知道她的名医老公有特殊的性癖好!在我不断的追问 下,原来她老公不喜欢夫妻之间单纯的性行为,他喜欢两女一男的3P。更变态 的是,她老公喜欢看媛媛跟其他的女性性伴侣性交,要如此才会激起他的性欲! 这下子我可是听得目瞪口呆,怎麽这麽高知识水准的人会如此变态?!聆听 到此,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美艳的她裸体与别的女人性交的想像,内心莫名激动 起来,更为媛媛扼腕叫屈。我质问她为何不抗议拒绝?她告诉我∶当一个医生太 太不是一般人想像的快乐,尤其是当太太的她的娘家不是家势显赫的有钱人时; 同时为了多方的顾忌,包含她老公显赫的家族面子,尤其是一心渴望想当上单位 主管的他,离婚一事是绝无可能的。 当她用艰涩的字眼描述出她所受的折磨痛苦时,我对她的怜恤与不忍竟然产 生了奇怪的情愫,不过当她知道我的反应时,却很理性的表示,她不想妨碍我的 家庭,而且现在一心只想报复她的老公。 谈着谈着,她竟然要求我帮她报复她老公,而且她的报复方式也是有够变态 的!她要我当着她老公的面前奸淫她,要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!这可是玩火的 玩意儿,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,她要我慢慢考虑再给她消息,在留下联络方法後 就各自离去。 当晚我一夜难眠,看着身旁早已入眠的妻子慧如,我竟然开始一连串荒唐的 幻想┅┅ 我恍惚看到慧如突然起身去开启房门,随後牵着一个俊美帅气的男子进来, 她引他到我的床前,他们对我含蓄的点头招呼,然後那男人开使始对慧如的全身 爱抚。慧如面向我,双手撑着床沿,露出白晰的乳沟,一双清澈的眼眸春意无限 的看着我,而那男人则隔着睡衣大胆地抚握着慧如的乳房。 接着,他更猛然掀起慧如的睡衣,将原本握住慧如乳房的手移转到慧如的内 裤,一手隔着内裤抚摸着她裤裆内的神秘部位,一手由後面裤头探入内裤里面, 然後两手终於在慧如的内裤底部会合,而且不断地搓揉搅动。而我的慧如°°贤 淑保守的老婆,此刻的脸庞呈现出美丽的扭曲。我的紧张与醋劲逼出了我一身热 汗,我潜藏的荒谬淫欲的确使得我的阳具如昂首吐信的眼镜蛇! 那男人缓缓地扯下慧如的内裤到膝盖,然後我的慧如张口淫叫∶「喔┅┅」 显然慧如已经被那男人侵入了!我想不透,我为什麽不去阻止他们?为什麽还一 直注视着慧如的脸庞,而且还一直期待慧如能出现更欢愉的表情? 就在男人猛烈地冲撞一阵之後,「啊┅┅」地叫了一声,把阴茎从慧如的阴 道拔出来,龟头又红又胀,一跳一跳的,看来要射精了,慧如更转头张口含住他 的阳具,迎接他的喷射┅┅ 我发现我也射精了!不,是梦遗了!┅┅突地,我想起了媛媛的连络电话。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2) 隔天一早,媛媛在电话中听完我梦中的叙述之後,我听得出来,她的语调是 呈现喘急而且是起伏不定的,原本急於报复的激烈语调也转变为娇柔,甚至有些 妩媚了。而原本就对於媛媛有所好感的我,也开始有所期待了。 三天後,我依约依时来到她给我的一个地址,我想应该就是他的家吧!在我 按了多次门铃之後,终於看到她神情紧张的来开门,她的衣着凌乱,嘴唇鲜红, 好似长吻之的摩擦,或是吸吮後的红痕。她略微畴躇的要我在门口等一下後,转 身又扣上门,我不解是何因故? 数分钟之後大门缓缓敞开,但令我讶异的是∶走出门口的并不是媛媛!而是 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妇女。她的脸孔五官用皮包遮掩,所以我没看清楚。在她快速 离去後,我也大概知道这房子里之前正发生些什麽事了。 稍後,媛媛的手伸出门外将我给拉了进去,里面的光线是黯淡的,我无法分 辨有哪些摆设就被带入楼上的房间。进房之後,我看到媛媛口中的名医丈夫正下 体赤裸的半斜躺在床底下,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我,并伸出摇晃的手,指着 不知所措的我问媛媛∶「他是谁?」岂料媛媛回答他∶「要你管!」 我问媛媛怎麽回事?她流着眼泪说∶「他刚刚又逼我玩变态的3P!」 我问∶「那他又怎麽了?」(他有些神情恍惚。) 媛媛说,她之前到他诊所拿了7·5的IMOVANE Zopiclone(重剂量的镇 定剂,一颗时会令人迷糊嗜睡,两颗就太重了!)掺入他的葡萄酒里面,让他边 品尝美酒,边欣赏媛媛跟刚刚出去的女人做同性恋般的性交。刚刚他兴奋够了, 现在药性大概在发作了吧? 这时我很诧异的看到媛媛一脚踹向她快要昏睡过去老公的身上,她老公发出 一声惨叫。她死命地摇晃她老公说∶「睡什麽睡?你┅┅你这个低级乱伦变态! 来啊!来啊!来看你老婆被别人干!被一个真正的男人奸淫啊!你看啊!」然後 在她的老公面前狂放地吻着我的唇,还故意吻得「滋滋」有声。 虽然原本我是很心虚的,毕竟要我到我认识的老朋友的家里,还要在她老公 的面前跟她┅┅实在是很难适应这种状况,说真的,在一时之间也真的激不起什 麽欲望。我抱着媛媛说∶「先冷静一下,不要激动。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?」 她倒是很笃定的对我说∶「你来都来了,到底要不要配合嘛?!要不┅┅要 嘛┅┅」说着说着,眼泪又来了。 我心疼地安抚她∶「好,好,好,不要这样。我配合!我配合!」 她这时跪了下来,解开我的腰带,扯下了我的裤子,然後把脸埋在我的重点 部位左右摩擦,我觉得她是在用我的内裤在擦拭她的眼泪。不过这一擦却唤醒了 我潜在的欲望!我转过头看着她老公,发觉他正瞪大眼睛看着他老婆的举动,而 媛媛也正瞪着他。 媛媛更对她老公说∶「你看人家多行?多棒?我衣服都还没脱呢,他的懒叫 都快撑破裤子了!看到没?!哼!我还要脱衣服给他看呢!」 媛媛可是真的铁了心,边说边做。她站了起来,就在两个男人之前,一件一 件地开始脱去他的衣裳。她脱下了她的睡衣外罩,让我看到了她的睡衣,那是一 件红色的短睡衣,由於质地很透明,可以轻易的看到她里面是一套黑色的情趣内 衣裤。 她要我坐下,然後就在我们面前隔着睡衣,自己抚摸着她的乳房,又摸着朦 胧中隐约可见的乌黑阴毛。随後,又掀起了她的短睡衣,还像脱衣舞娘似地扭摆 着她的身躯。虽有点做作之意,却因没有职业性的孰练,反而更突现其善良纯美 的一面。 虽说她是本着报复她老公的心态,但我则开始享受着眼前的一场美不胜收的 脱衣秀!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