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泳坛之花

泳坛之花

泳坛之花   为备战全省运动会,市体育局召开了游泳队全体教练员会议。   「这次运动会,游泳队的目标是九块金牌。这是上级领导的要求。」负责游泳项目的副局长刘岷说。   「我们有困难!」30多岁的年轻教练傅凯率先表示,「我们蝶泳队自从梅颍退役后,小队员没有成器的,夺金牌根本不可能,前八名也很难说。除非……除非梅颍复出。」   刘岷沉吟着,梅颍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妻子。   梅颍是一名游泳天才,一直保持着全省纪录。她天生丽质,美艳不可方物,拥有数不清的追求者。然而,令人吃惊的是,她拒绝众多追求者,嫁给了离异不久、年过半百的副局长刘岷,并在23岁事业的顶峰时宣布退役。   刘岷不想让梅颍复出。梅颍年轻貌美,是泳坛一枝花,刘岷想尽办法才获得她的芳心。刘岷知道自己年老体衰,唯恐梅颍被别的男人抢走,就连哄带骗让她退役,两年来,天天把她关在家里。更让刘岷不放心的是傅凯,这个年轻的教练以前和梅颍是队友,一直追求梅颍,刘岷担心他们擦出火花。   「改天在议。」刘岷宣布散会。   回到家,刘岷仍在思考,梅颍不复出就完不成任务,自己的乌纱帽……刘岷下意识地摸了摸脑袋。   「爸,你在想什么?」儿子刘伟突然出现。刘伟是刘岷和前妻的儿子,29岁,在傅凯的蝶泳队当助理教练。   刘岷突然眼前一亮,心想「有儿子在,不怕他们出事。」于是决定让梅颍复出。当晚,刘岷和儿子谈了好久,刘伟全部答应,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。   原来刘伟在梅颍没嫁给父亲之前,也一直垂涎于梅颍的美色,只是没胆展开追求攻势。梅颍嫁给父亲让他感到很绝望,后来便忽忽结了婚,但对梅颍的占有欲望却不曾减退。现在梅颍复出,正是接近美人的好机会,说不定还能一亲芳泽,他能不兴奋吗?   梅颍得知回归蝶泳队的消息,兴奋得一夜没睡。和刘岷结婚两年来,她就像关在笼中的鸟,失去了自由。更让她心烦的是,比她大几岁的刘伟始终有些怪怪的。   梅颍第二天一大早就到蝶泳队报到,傅凯不温不火地接待了她,提出了从严从难训练的要求。梅颍不怕吃苦,表示要尽心尽力,一定要拿回金牌。   一个月的艰苦训练很快过去,梅颍的成绩虽然天天提高,但比原来差好多。   这天,傅凯、刘伟和梅颍一起研究训练计划。   「这样练下去不行,提高太慢。」刘伟首先发言。自从梅颍进入蝶泳队以后,他对梅颍的态度发生了大逆转,平时有说有笑,缓和了两人尴尬的关系。   「你有什么好主意?」傅凯问。一个月来,他一直很少说话。   「我想,我们应该到海上进行封闭集训。」刘伟说,「海上风浪大,适宜锻炼臂力。」   「好啊!」梅颍高兴地说,「我赞成!」她还年轻,很愿意离开枯燥的游泳馆。   「好,就这样决定。」傅凯说。到海上去,是他一直想做的一件事,他一直有个心愿……   刘伟也露出笑容,因为他有个美妙的计划……   经刘岷批准,蝶泳队九名队员加上两名教练,一周后开赴海滨城市,进行封闭集训。   傅凯选择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,这里环境优美、海浪较大、游客较少,是理想的训练场所。他看着在海浪中快乐遨游的梅颍:梅颍肌肤如雪,身材苗条,结婚后又增加了几分性感和妩媚。梅颍一直是他心中的痛,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梅颍为什么会嫁给年迈的刘岷。   「这样的美女应该属于我。」傅凯想,「刘岷有什么资格天天搂着这样的娇躯睡觉!」傅凯露出一丝奸笑。   刘伟走了过来,拍拍搭档的肩膀,「我觉得应该给梅颍制定单独的训练计划。」   傅凯有些诧异,虽然他和刘伟是好朋友,但关于梅颍的事从未给他说过,刘伟似乎总是给他创造机会。   「嗯。」傅凯默默点头,心中暗想「他要怎么样?」   刘伟说:「这里游客越来越多,不宜训练。我发现东面有不少小岛,风浪较大,普通人游过去很不容易,很适宜训练。不如明天到那里看看。噢,对了,我带来一种新式泳衣,是美国的,非常轻便,不如让梅颍试试。」   傅凯答应了。   第二天下午,傅凯、刘伟和梅颍一起到东面训练,其它队员自由活动。梅颍换上刘伟带来的新式游泳衣,这种游泳衣是白色的,前胸有蓝色大朵印花,质的较薄,十分窄小,梅颍婀娜的身躯全部显露出来。刘伟和傅凯换上泳裤,三人一起下水向东面的小岛游去,距离大约有一万多米。刘伟体力最好,率先上岸。十几分钟后,梅颍气喘吁吁游到岸边,傅凯一直跟在她身后,两人一前一后也上了岸。   岸边有块岩石,梅颍筋疲力尽,扑倒在岩石上喘着气。傅凯跟过来,突然发现梅颍的泳衣经水一浸,居然变得透明,从后背到臀部如同赤裸。傅凯甚至感觉到,梅颍白晰浑圆的屁股伴随着喘息而产生的颤动。傅凯的阳具立即竖了起来,他悄悄看看四周,刘伟不知道哪里去了,心里稍安,将手伸进内裤调整了一下阳具的位置,让它紧贴着腹部。   梅颍突然转过头,看到傅凯异样的眼神,感到奇怪,「傅导,您看什么?」   「哦……」傅凯收回贪婪的目光,「我……你没事吧?」他发现梅颍泳衣的前胸因为有印花,并没有暴露。   「原来她还不知道。」傅凯想,「要不要告诉她呢?」傅凯对梅颍的裸体一直很向往,忍不住还想再欣赏一会儿。   梅颍没有注意傅凯的变化,她站起身,望着小岛的景色。「伟伟呢?」她一边说,一边向岛上走,傅凯紧紧跟着。   梅颍习惯走猫步,腰肢一扭一扭的,平时穿着衣服也让人产生遐想,何况现在露着屁股呢。傅凯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梅颍的臀部了,他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分泌出了汁液。   「嗨!」刘伟突然从一棵树后窜了出来,吓了梅颍一跳。   「你要害死我啊!」梅颍嗔道。   刘伟一笑,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眼里了,他为自己的计划即将成功感到高兴。   「那边有个山洞。」刘伟说。   「是吗?」梅颍立即感兴趣,抢前一步,向远处望去,「在哪里?」   「啊!」刘伟突然一声惊呼。   「干什么,大惊小怪的?」梅颍转过头问。   刘伟指了指她的身后。梅颍扭头向后背一看,立即一声惊叫,她突然明白傅凯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了。   梅颍躲到了树后,「怎么办?怎么办?」她也没了主意。   「真没想到这种泳衣是这样子。」刘伟歉疚地说,「这样吧,我游回去拿件衣服来,你们在这儿等着。」说完向海边跑去。   「你快点回来!」梅颍嘱咐着。   「知道了。」刘伟纵身跳进大海。   小岛上只剩下梅颍和傅凯两人。沉默了一会儿,梅颍先说话了,「你……你偷看我。」她已经羞得满面通红。   「我……」傅凯不知如何回答,「对不起,你太美了。我忍不住就……」   梅颍不敢再说话,只盼刘伟快点回来。   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过去了,刘伟仍然没有回来。夕阳西下,海风吹来,让人感到丝丝凉意。   梅颍打了个喷嚏,双手抱住肩膀。她已经浑身冰凉,更难堪的是一股尿意袭来。   「小梅。」傅凯说话了,「刚才刘伟说那边有个山洞。我们不如到那边去。」   梅颍想了想,也只好这样了。   傅凯在前,梅颍手捂屁股在后,向山洞走去。傅凯始终没有回头,这让梅颍心里充满感激。   两人来到山洞前,傅凯先钻了进去。过了一会儿,梅颍听傅凯叫道,「小梅,进来吧!」就双手抱在胸前,跟了进去。   山洞不大,有两米见方,却有五六米高,洞顶黑漆漆的。夕阳下可以看清地上铺满杂草,看来有人来过。   「大概有游客在这里住过。」傅凯说,他手里还拿了一个塑料袋,里面有香烟、火机和吃剩的一些小食品。   「你……」梅颍背靠石壁不好意思地说,「先出去一下好不好?」   傅凯一笑,明白她要做什么了,闪身走了出去。   梅颍长出一口气,尿意更急。她四下看了看,走到最里面,又犯了愁:泳衣很紧,怎么尿呢?实在憋得难受,她一狠心,拉开拉链将泳衣脱了下来……   傅凯没有走远,就站在洞口,他听到了梅颍撒尿的声音,自己也有了尿意。   他只穿着一件泳裤,十分方便,向墙边站了站,将泳裤褪到膝下,拿着阳具,一股热流喷射而出……   「啊!」梅颍一声尖叫,傅凯刚尿了一半还未明白过来,就见梅颍赤条条地冲出山洞。她扑上来双手抱住傅凯的脖子,双腿跃起夹住他的腰,嘴里叫着「蛇,有蛇!!!」   傅凯的尿喷了梅颍一身,赶忙忍住,双手也抱住梅颍。   梅颍惊魂未定,没有发觉两人都赤裸着,伏在傅凯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。傅凯镇定自若,轻拍着梅颍的后背,他感到自己的阳具竖了起来,甚至顶倒梅颍的蜜穴上。她的蜜穴上还沾着傅凯喷出的尿。   傅凯的双手托在梅颍柔软的臀部,就这样抱着梅颍挪进了山洞。   洞中没有蛇,只有一条长藤从洞顶挂着,左右摇摆。   傅凯没有说话,就这样抱着梅颍。他感觉到梅颍的双乳紧贴在自己的宽阔的胸脯上,自己的阳具已经接触到她的小穴洞口,忍不住臀部一挺,将龟头插进梅颍蜜穴。   梅颍「啊」的一声惊呼,这才发现两人都赤裸着,而傅凯地阳具正要向自己的下体插入。   「你干什么?!」梅颍惊叫,奋力挣扎,想从傅凯身上下来。   傅凯已经控制不住,他想得到这个女人很久了,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于是,双手死死抱住梅颍,臀部用力将阳具强行插了进去。   梅颍感到下体一阵剧痛,眼泪都流了下来,拚死挣扎,两人双双倒在地上。   傅凯立即将嘴吻上梅颍的双唇,舌尖撬开她的牙齿,允吸着她的香舌,双手开始抚摸她的胸部。   梅颍只挣扎了几分钟就娇喘连连了。她是个年轻的女人,受不了傅凯的挑逗。   她下体的疼痛越来越小,麻痒的感觉远远袭来。她逐渐忘记自己是刘岷的妻子,开始配合着教练的动作。傅凯让她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性爱,这与那个年老的刘岷决不一样。她的蜜穴泛出滚滚蜜汁,紧紧包住教练的阳具。她的双臂搂住教练的脖子,双腿夹住教练的腰……   梅颍和傅凯最后扭在一起,滚倒在山洞里的干草上。傅凯把梅颍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,阳具在梅颍的阴道里猛力抽插。当傅凯在梅颍屄里射精时,梅颍紧紧缠住傅凯,口中不禁发出高潮的呻吟,她早已忘记自己是刘岷的妻子,而身上这个给她带来高潮享受的男人只是她的教练。   傅凯从梅颍身上起来时,梅颍仍浑身无力地躺在干草上。梅颍的双腿仍然大大地张开着,那因穿着泳装需要而剃光阴毛的蜜穴光秃秃的,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开着,傅凯射进去的精液正在向外溢出……   三周后,蝶泳队回到市内。   刘伟半夜醒来,他偷偷起床,看了看熟睡的妻子,走出卧室。   刘伟将一盘录像带打开,画面出现一个山洞。这是三周前他精心拍摄的。那天,他早就游回小岛,爬上洞顶,支上早已准备好的摄像机,等待两个进入圈套的人。他知道,两个干柴烈火的人忍不住。   画面出现梅颍的雪白裸体,是那么完美无瑕,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心,她在傅凯身下扭动着蛇一样的腰肢,嘴里发出销魂的呻吟。刘伟把手伸进内裤,上下撸动着阳具,「哦!」他发出愉快的呻吟,一泄如注……   最近三周对梅颍来说是人生最快乐的,因为她品尝到了人生最大的乐趣。她每天都在傅凯带领下,到小岛上单独训练。当然,每次都要到山洞去「快乐」一下。自从回来后,刘岷天天来蝶泳队视察,这种机会就没有了。梅颍十分烦恼,更让她烦恼的是,她收到一盘录像带,一盘让她羞愧和恐惧的录像带。她猜到是谁干的,她想把录像带要回来。   刘伟在屋里等梅颍,他接到梅颍的电话就笑了,这个女人不笨,知道是自己录的。他在茶杯里放了一点药,这是一种让人销魂的药。   梅颍来了,她一脸忧虑,有些憔悴,进门就说,「伟伟,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吗?」   刘伟关好门,插上。   「梅姐。」他一直这样称呼梅颍,尽管梅颍是他后母,年龄还比他小。「我不知道你说什么?」他装出无辜的样子。   刘伟的神态让梅颍恶心,但梅颍还是客气地说,「希望你把录像带都给我,我知道你有好几盘。」   「什么录像带?」刘伟故作镇静,给梅颍到了一杯茶,「先喝点水。」   梅颍端起茶,喝了一口,「明人不做暗事,你……在山洞里拍的。」又喝了口水。   刘伟脸上露出笑意,「哦,那件事。我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,会给你的,你放心。」   梅颍心里稍安,「你还给我,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。」   刘伟心中一动,知道梅颍快上钩了。   「你……」梅颍突然说,「你屋里这么热!」   「是吗?」刘伟说。   「热得人头晕。」梅颍说。   「脱掉上衣就不热了。」刘伟站起来,帮梅颍解上衣的扣子。   「不,不要。」梅颍拒绝着,但上衣还是被刘伟轻易地脱下来,露出红色胸罩和雪白的肌肤。   「还热不热?」刘伟问。   「呜……」梅颍无力地说。   「把裤子也脱掉吧!」刘伟笑着说。   「不。」梅颍伸出双手想推开刘伟,但刘伟把她抱了起来,解开她的腰带。   梅颍意识到刘伟的意图,想挣扎但一点力气也没有,只得任凭他脱掉自己的牛仔裤。   刘伟抱起梅颍,「到床上躺一会儿吧。」向里屋走去。   梅颍的意识是清醒的,心中充满恐惧,但四肢无力。她被刘伟抱到床上,眼看着他脱掉自己的胸罩和内裤。   刘伟看着赤裸的梅颍,口中发出「啧啧」赞叹,「真是美妙,美妙。怪不得老爷子那么喜欢,傅凯那么神魂颠倒。」   梅颍的眼睛里流下痛苦的泪水,她没想到刘伟会这样做,「我是你什么人?」   她问,「我是你父亲的妻子呢!」   「是吗?」刘伟说,「你又是傅凯什么人?在山洞里,你想到我父亲吗?」   梅颍无话可说,只得慨叹自己命苦,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了他父亲,没想到还要被儿子强奸。   刘伟飞快地脱光自己,骑了上去,硕大的阳具直插梅颍的阴户……   梅颍睁大双眼,看着身上这个卑鄙的男人,任由他的阳具在阴户里横冲直撞。   刘伟卖力地上下忙活着,嘴里发出快乐地叫声。   「你别射到里面!」梅颍突然意识到,「今天不是安全期,你会让我怀孕的。」   刘伟不管那些,继续抽动着。   梅颍更害怕,「我是你父亲的妻子!你别射到里面。」刘岷年龄大了,已经不能让梅颍怀孕,假如梅颍怀了孕,必然要闹个天翻地覆。   但刘伟根本不理她,双手更加握紧了她的纤腰,用力顶到最深处,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,全部射入梅颍的阴道深处。   梅颍「呀~~」的一声,接着全身一抖,竞也来了高潮……   梅颍最终没有离婚,刘伟用录像带始终控制着她,她终生成了刘家父子两人的玩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