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文学  »   情妇--骚到骨子里的

情妇--骚到骨子里的

  丽是我认识的一个年轻的女内科医生,长得不算很漂亮,但是算的上标致。一米六三的个头,乌黑的长发总是绑一个马尾垂到背上,很长的睫毛,眼睛不算大,是内双,笑起来,眼睛一眯,可以看到很浅的两个小酒窝。如果大笑,会露出两颗非常迷人的小虎牙。牙齿很白,很干净。喜欢穿裙子,而我就是因为她性感而频换的裙妆很早就开始注意的她。可是她不爱言语,基本上没有和人聊天的习惯,平时下班就回到她租的公寓内,我一直苦与无机会认识她,三年前的夏天,清早她出门诊,我因为朋友朋友托付的一个病人,来找她问个问题。我还记得那天,病人不多,而且都如看专家号了,诊室只有她一人。她把头发绑成马尾,嘴上涂了点淡淡的口红,坐在那里看书,白衣里面穿了个蓝白相间的连衣裙,看不到下摆,肉色的丝袜,脚上是一双红色凉鞋。我轻轻地咳了声,她抬起头,礼节性的笑了一下问,有什么事情吗?我把事情说了,边说着,边在旁拉了把凳子坐了下来。她回答完问题,我又不想走,便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,说你在哪里住啊,她笑了下说,「在**公寓,「我说,」那如果有事情找你帮忙的话,怎么联系你啊?」她便很详细的把地址告诉了我,我暗自记在心里。后来又问,「你男朋友在哪里高就?」「我还没男朋友呢?」她回答说。当时我突发奇想地说,「你下午不是不上班吗?那你做什么啊?」她想了想,「在屋里看书啊!」我便顺着脖子爬到头说,「我没事,要不我去找你玩?」她思考了下,「不太好吧,我没什么爱好的!算了吧!」后来我实在不甘心,便厚着脸皮说,「没关系啊,我可以到你那里,咱们聊天怎么样!」她看我死不罢休,便礼节性地回答,「好吧!有机会再说吧!」我本打算再说点什么,这时有个病人走了近来,于是我起身,转过头说了句,「中午等着我啊!」她没回答,我只好悻悻地走了。
  吃过中饭,天气很热,用沐浴露把全身洗干净,喷了点古龙香水,买了个大菠萝,便打车去找她,她说的公寓非常好找,而她住的地方有很显眼的标志,所以很容易就找到她的宿舍。上了5 层楼,到了门口,看到门口铁丝上晾了些内衣,有一件鲜红色的乳罩和内裤,非常性感,我当时想,如果是她穿的,从内衣的风格上,可以断定她虽然是个非常内向的人,但比较饥渴。而且,依我的经验来说,这样的女人,一但爆发起来,是非常厉害的。其实当时,心里也很犹豫,毕竟,她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冷若冰霜,没有人和她成为朋友,因为她根本就不爱和人多沟通。
  所以很多人,也就不怎么认识她。当然,这样关于她的负面新闻也很少了。而对于内向性格的人,我的认识是,只要不是同性恋,同样也有七情六欲,同样渴望激情,只是她们总是惧怕某种力量,惧怕她们的内心为一般人所了解,所以只需要打开她们心灵大门的钥匙。就可以轻易的得到她们的心,而她们共同的弱点,就是如果一但得到了她们的心,就很容易得到她们的身体,而这些,也是我们希望成为她们知音所渴求的,想到这。我清了清嗓子,轻轻地敲了敲门,「谁啊?」门里传出她甜甜的声音,「我!」下意识的回答之后,觉得很傻。毕竟,我们就早上才说过一次话,她怎么可能认识我的声音呢?
  她没有再问,打开门,可能也是刚洗过澡,她换了身桃红色的睡衣,脚上是双红色的拖鞋,没有穿丝袜,腿显得很白。头发湿漉漉地散在身上,衣服都打湿了,她一面用毛巾擦着头发,一面用吃惊地眼光看着我,「怎么是你啊,有事情吗?」看来她是不太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。这时很关键,一言不和,怕是进不了门,还要落一身骚了,于是,我轻轻地咳嗽了一下,笑着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说,「没什么,只是睡觉的时候,突然想起来,我和你有个约定还没履行。辗转反侧了半天,就是睡不着,想想自己也是堂堂七尺汉子,总不能言而无信,你说对吧!」我当时心里想,成败的关键就看她让不让进了,所以就要怎么恶心怎么来,说些经典肉麻而且可以触动她的话。可她听完并不领情,只是淡淡笑了下,说「好,那你现在已经来过了,履行完了,可以回去继续休息了吧!」我听了差点喷出血来,不过心里纵然是热血汹涌,却依然面不改色,依旧用和蔼并柔和的声音说「不会吧!为了表示诚意,我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过来,又爬了5 层楼,现在又累又渴的,天气这样热,我已经感到有点虚脱了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!只需要休息一下,喝口水我就走可以吗?」和女人沟通的时候,你的措辞是非常关键的,在这里我用了可以吗,而不是常用的是吗,这是有质的区别的,这也是大学时做社会调查所学到的,没想到,竟然用到了泡妞上。呵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