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庄稼地里的诱惑】(第1卷第4章)

  第1卷第4章制伏犇牛
  万载龙走到老桥下面时,远远就看到千谷生正坐在桥头上冲着水里扔石头,水面上已经飘起了几条小鱼的尸体。
  千谷生在外面当兵,枪法练得出神入化,他和载龙自小的弹弓就打得极准,在他们的瞄准下被锁定的鸟,就没有不中弹掉下来的时候。
  在部队里混了近两年,实在憋得不行,就撒谎请了几天事假,回乡探亲,昨天晚上到家,今天上午就接到他哥千麦良打来的电话,同母异父的老哥在电话里哭着说,「谷生啊,本来哥知道你要回来,是想请你来城里喝上顿的,一年多没见你了,哥想你想得难受哇……可是,哥这心情,实在是糟透了……」听了老哥的话后,千谷生一肚子火气,对来找他的载龙一说,俩人一时兴起,准备进城帮麦良哥出口恶气去。
  万载龙将桥墩下锁着的摩托车推到桥上,谷生嘿嘿乐着说,「你小子刚才钻进河套里干啥去了?弄得时间比我都长,说,是不是也碰上谁家的小媳妇了?嘿嘿。」
  万载龙知道杏花和榴花虽然是亲妯娌俩,但是两人的性格行事作风截然不同,所以他刚才跟杏花的事,不想让谷生知道,就说,「去你的,以为都象你一样招小媳妇喜欢啊?哈哈,万载龙我可不象你,老少通吃,我一般只喜欢啃嫩滴。」谷生捣他一拳,接过摩托车去,说:「你就给我装吧,哪儿那么多嫩的让你啃啊?榴花那样的,就不嫩了?一戳一股子水儿,这种小媳妇比大姑娘家家的嫩得多了去了呢,哈哈。」
  说着,两人重新上了摩托车,轰轰轰地继续往铄阳城的方向飚去。
  刚走出几十里地,还没拐上省道,就见一溜五辆高级小车,从前方黑压压急驶过来,远远望着,就有种贵气压顶的气势。
  千谷生靠了一声,说,「它妈的,这架势比我们首长出巡的范儿差不了多少!
  唉,我说载龙啊,人就得有钱啊,象咱们这种穷乡僻攘长出来的孩子,到了外面,背后没钱撑着,为人处事的底气也不足啊,所以,以后,咱必须得有钱!
  有钱!
  不能象我哥那样在城市里给人当烂泥巴踩来踩去!」正说着,却突然听到哞哞一串牛叫声,打从旁边的荒地里就喧腾了过来。
  两人忙扭头一看,额滴那个乖乖来!
  眼瞅着两头大黄牛各自身上套拉着一具两米长一米宽的铁耙子,冲着这边公路就疯犇了过来!
  豪华的车队在急驰,疯狂的奔牛在狂飚,一场血案眼瞅着就要在他们渺小的摩托车身边上演,驾车的千谷生绝望地惊叫起来。
  如果两头暴牛毫无畏惧地撞上车队,那肯定就是牛伤车翻顺便捎带着他俩给陪葬了!
  在这千钧一发、生死存亡、牛傻人呆之际,一个人影倏地从千谷生的破野狼摩托车上窜了出去,随着一声能震破人耳膜的呼哨声响过,万载龙以鹞子翻身的姿势,飞跨到了惊牛的背上,两手死命地攥住了套在牛头上的缰绳,硬生生将牛身冲向车队的方向摆偏了三十度!
  随着他独特的呼哨声响过,那两头乱奔的牛一瞬间象被施了魔法,呆立数秒钟的同时,牛身朝着偏离车队的方向窜出了十米远,这才安静地停了下来。
  随着两头牛疯跑过来的一个老汉一看牛被制住了、并没有跟汽车惨撞到一起,当场就腿一软,坐在地上喜极而泣地号哭起来。
  而那一溜五辆小车,也在乱了队形差点自我相撞的情况下,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。
  千谷生感觉一股尿意强烈地袭击了他的膀胱。
  他从破野狼上下来,颤着嗓音儿说,「娘来,兄弟啊,没想到你一吼伏牛的本事,还在啊?」
  说着,他就站到路边,先掏出家伙来痛快地放起了水。
  车上同时下来了一群人,全是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光鲜族,大家七嘴八舌围拢在其中一辆豪华车边,点头哈腰地询问着车内的人有没有伤到。
  瞬间制伏住惊牛的万载龙已经从牛身上跳下来,走去跌坐在地上的老汉身边,说,「大爷,别哭了,牛没事了,快赶回去干活去吧,别堵了交通。」老汉从地上爬起来,握着他的手,涕泪横流地说,「小伙子,谢谢你,谢谢你了,今天要是没有你,我这俩牛可就毁了呀,唉,这俩畜生,跟着我好几年了,今天这样突然犯倔的情况,这还是头一遭。」
  万载龙还要说什么,那辆车上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也从车上下来了,径直走到他跟前,用一口港味儿十足的普通话对他表示了谢意,乌拉乌拉说了几句后,身边就有随从取了讲究的名片出来,递给万载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