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不见天光的地下室

不见天光的地下室

  不见天光的地下室      教务主任石黑文造,在地下室的长楼梯,一步一步的走着。在这肮脏的建筑物,是他父亲经营钢铁的地方。除了放了一些资材外,还放一些不必要的东西,而权藤猎了这个猎物,将她放在地下室,等待石黑的到来。      今夜的猎物山叶老师裕美,是石黑猎色这多女色中,比较好的猎物。当她来学园当老师的时候,他对她就已经打着歪主意。他想如何使这个女人受他的凌辱,做他的性奴隶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了。      他慢慢的接近地下室,听到了女人的哭泣声,和权藤那卑鄙的淫笑声。石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事,脸上也绽放了无耻的笑容,想着这裸身的女人,那凝脂的肌肤,他都快等不及了。      这时的裕美,看见了石黑带着笑容走进了地下室,裕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直凝视着这恶魔。      「啊!怎是石黑?」      她的脑中想起了教务主任石黑胁迫她的样子。      她想着刚来这个学校时,这个以教务主任的职衔,居然破坏了学园的老师的廉耻心,现在又指使学生来做这样不要脸的勾当,这种卑劣的行为,气得裕美全身发抖。      那淡粉红的下体,两腕高高吊起,石黑看着裕美的样子,胸中起了莫名的激荡。      他眺望着站立着的裸体,那白晰充满女性线条优美的姿态,使石黑发出了赞叹声。      「喂!你太没礼貌了,怎这样对待老师呢!」      石黑以老大的口气,叱怒着权藤。      「啊!真是对不起,这个漂亮的女人,使我情不禁地兴奋莫名。」      那半裸体的权藤低着头。裕美哭泣着,更加的憎恶石黑,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,睥睨的看着他      石黑毫不在意,嘴角又咧着他惯有的笑容。      「怎样啊!这里的环境不赖吧。。。山叶老师。」      裕美瞪着石黑,石黑看着她身上的精液,还有飞散在床上、白浊的液体,石黑说:      「喂!这是谁干的好事?」      「嘿嘿!因为太兴奋了,结果受不了嘛!一发不可收拾,就射了出去,我也一不知道怎变得这呢?」      「是吗?好吧!那也就不能怪你了。」      石黑看着那权藤的两腿间,那支棒子又站立了起来。      「你这个衣冠禽兽!」      她的身心因为气忿而全身抖动着,他看着拷着手的裸体,咬牙切齿,说话的模样,石黑真是愉快极了。      「怎啦,是不是玩得不过瘾啊!是不是觉得下面太空虚了,还要不要我来安慰你呀!」      石黑大胆的凝视着那茂密阴毛下的阴部。他想起在二天前的夜晚,抱着裕美的身体,将她的衣服脱光,瞧着那漆黑的阴毛,那是多好的极品呀!石黑的眼眯着瞧着。      「你不要看了,教务主任,你这个淫荡的男人。」      石黑的视线粘在她的下体,裕美大骂着。      「哎呀!又怎了,今天又要找谁救命啦!你也不必那辛苦了,没有人来救你的。」      他看着,欣赏着这个女体。      石黑看过了正面,绕到她的背后,欣赏着她的背影,那丰满的双臀,av女优人的脚曲线,他伸出那肥胖的手,抚摸着她的屁股。      「不要脸,你太不要脸了,身为一个教育者,居然干这种下贱的事。」      裕美激烈的吼着。      石黑才不理睬她,他是更喜欢她生气的样子,那双胖手包着双的,手指在臀沟抚着。      「嗯!如果肉棒刺进去,一定感觉很好,是不是啊!山叶老师。」      「不要!啊。。。。。。不可以啊!」      他想着那巨大的肉棒刺进屁股洞,攻击着她的身体,不痛死才怪      「你是不是都感觉我们很邪恶啊!」      石黑说着,其他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。      「其实呀!今晚让你很舒服的,只要你前面弄湿,然后把润滑液擦在屁股洞也是可以呀」      石黑像个老师在教学生的样子。      他的手往她的屁股下面,绕到了前面,手指移到覆盖着阴毛的秘部,裕美无奈的悲呜着。      权藤和克敏,看着石黑接近正在恼怒的裕美的身体,看着他的手在她的下体游移着。      权藤受不了了,开始自慰着,他胯下的肉棒又更加的膨胀着,于是建议石黑说:      「石黑先生,早一点玩吧!我想美人老师一定也受不了了,快点吧!石黑先生,让我们瞧瞧你的功夫吧!」      裕美听到那坏人权藤这样说,全身害怕而震动着身体,眼泪再一次掉落了出来,石黑的手,在她的秘部上开始动手的抚摸着,裕美那狼狈的样子,更使他乐得淫虐。      「嗯!好吧!今夜你们就好好的观赏吧!」      裕美不安的扭动着身体。      在被监禁时,瞬间的死惧又涌了上来,裕美觉得害怕极了。这像的野兽的男人,在她那神圣的部份挖着,她的膝盖抖着,因为他激起了她的性欲,使她感觉好羞耻。      「怎啦!你也想要啦!」      「啊!求你。。。。不要这样的对待我」      他看着那黑白分明的眼睛,露坐良怜的神情,使石黑的兽性更加的亢奋,他的肉棒挺立了起来,撑起了裤子,穿着裤子的胯下突出了一块。石黑的脸浮现着狡猾的笑容。      「不!不要。。。。你到底想要弄什?」      她不知道他有什企图,看他那恶意的笑容,裕美有一种不安的感觉,美丽的眉根轻锁着,看着石黑等他开始。      「我们来玩接吻的游戏好不好?舌头粘着舌头,互相吸吮,互相将彼此的唾液吞进去。」      裕美抗拒着,她才不愿意和这个野兽接吻。      「不,不要。。。。」      石黑的要求,裕美不加思索的、激烈的左右摇着头。      「哦!不要的话。。。。那我就要干你了。」      才一说完,手在她的下体摸着。他摸着那柔软的纤毛,使裕美更焦急,更加害怕了。      「啊!真美的毛呀!好可爱的屁股呀!从这里插去好了。」      「不要啊!不要。。。。」      她恼羞成怒的摆动着腰,裕美哭泣着、哀求着。她的性欲被桃起,使她更加的羞耻。      在数小时前大骂石黑主任,而现在被迫得埋脸哭泣,整个自救的立场完全改观了。石黑玩味的看着她。      权藤和克敏看着石黑玩弄她的手腕,裕美的内心又恐惧又不知该如何办?显现了焦燥不安的心绪。      「怎样呀!决定了吗?」      石黑催促着她。      「我。。。。你真得不碰我,只要接吻?」      她是多厌恶这种交易,裕美气的耳朵都红了。      「啊。。。。那有什关系,在这里又没有人看见,而你现在被锁着,也回不了家了,我们又是学园的同事,何不乐一乐呢?」      石黑替她说完,而权藤在一旁,不安好心的淫笑着。裕美努力的思索着,他们淫荡的样子,使她觉得羞耻和屈辱,这种连续的行为,使她失去了理性的判断能力。      「啊!我愿意。。。。」      裕美被逼迫的只好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。      「呵呵。。。。要接吻啦!我真是太厉害了。」      他缓缓的靠近她,裕美无奈的看着,那艳丽的黑发垂落在肩上。      石黑像是在爱抚心爱的东西一样,用手摸着裕美的脸。用手指梳着她额前的留海,抚摸她柔软的脸颊,将她的下颚轻轻的抬起,看着她薄薄的嘴唇。      「哦!终于可以吻山叶裕美的嘴唇。。。。。」      他激动的额头冒汗,石黑那厚厚的唇靠近了她的,他的脸贴近她的,歪着头吻上了裕美的唇,重重的压上了她的唇。裕美口腔的牙齿,因屈辱而震动着,他的舌头强力的压了进去,感受着甘甜濡湿的粘膜。      她的口腔飘着香甜的味道,石黑吸吮的很过瘾,那满嘴恶臭的气味,不洁的舌头吸食着女人的口唇,两手握着另在上面的女人的手腕。石黑和裕美的舌头交织在一起,他贪婪的吸着、吹着,灼热的污辱感,使裕美发出了哭泣的呻吟声。      「好舒服吧!山叶老师,有没感觉有到呼吸困难呀!如果你也能像我一样,热情的吻,那就更棒了。」      石黑的唇离开她的,她的眼泪马上像是泄洪似的溢了出来,石黑尝试着新例的感觉,嗜虐的情欲剧增。      石黑看着裕美,好像要将屈辱,用眼泪拼命的洗刷掉。      他的口再次和裕美的唇合在一起,现在她顺从的将舌头迎入石黑的口中。石黑吸吮着她的舌头,舔着甘美芳香的舌头、发出了啧。啧的声音。裕美濡湿的舌头,引起他的性欲反应。      石黑的男人性器官昂起,想着那半球形的大乳房,伸手摸着,忽缓忽急的揉握着。      她的两手失去了自由,舌头又被石黑吸吮着,又用手摸着她的乳房,她觉得很嫌恶。      但被虐的痛苦,使她有一种不可思议快感的变化,那种感觉就和松永夺去她的处女一样。      石黑的双手移在她的脸上,捧着她的头,将他的舌头插入了口腔深处,激烈的吸着、吹着。      裕美觉得时间好长久呀,石黑强迫接吻着。对于没有经验的裕美,像是吸吮着青涩的果实那般的甘酸,他爱抚着那柔软的乳房。      裕美似乎沈浸在性爱中,她从鼻子里哼着、吐着气息。她的腰开始摇摆着。      石黑敏感的感觉到了她的需要,感觉那淡粉红被覆盖的花园湿了,石黑深深的接吻着,裕美感觉优美的裸体很苦闷。石黑的手在她神圣的秘洞里抚摸着,感受到她淫靡的阴部一张一合的。      克敏看着眼前的春意,心情激烈的悸动,张大着眼睛,眺望着,这美神话,他眨也不眨一眼,怕在一瞬间没有欣赏到。      那小扇形的睫毛紧闭着,美貌的圣女正和恶魔的口密贴着,雪白的肌肤开始发红了。她觉得自己轻飘飘的,有升天的感觉,身体的感官功能起了反应,裕美迷失了。      石黑的唇离开了她的。瞬间,被吸吮的舌头解放了,感觉没有屈辱了,裕美的身体紧崩着。      「山叶老师,感觉怎样?啊!我像是在作梦一样啊!」      石黑沈浸在她甘甜的唇的滋味,陶醉的表情说着。      「老师!你下面湿了没有。」      「笨蛋!你把我锁着,把我约束着,我怎知道?」      「在这像梦一样的场合,我说什,你就和一句,知道吗?经过了那深长的接吻,真是佳品呀!老师湿了没有?」      她没有回答,一时愤怒又燃起,睥睨的瞪着石黑。      「石黑先生,我看哪,这个女人根本是讨厌男人的,才没有反应。」      「哦!是这样,我看是你忍不住了吧!」      石黑很善解人意的看着权藤。      「听说你很雄伟,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吧!权藤?」      石黑看着他说着。      「啊!真的吗?太好了,如果把她放在房间里,我一定好好的调教她的。」裕美看着这焦急立在一旁的权藤,不知道已经等待了多久,一付猴急的样子,逼近她。      「不要啊!啊。。。。干什?」      裕美使劲全身的力量,抗拒着权藤。      「石黑先生,我们的约定呢?你不是说不碰我的。」      她的黑发散乱,裕美哀求着。      石黑冷冷的笑容着,看着她狼狈的样子。      裕美死闭着大腿,腰左右的摆动,权藤已经习惯她抗拒的样子,握着自己的肉棒接触着她的大腿。      权藤用手用力的扳开她的大腿,抚着她的阴部。      「哈哈!好好的享受吧!美人教师。」      权藤站在哭泣的裕美的前面,克敏不客气的说着。      男人们凝视着裕美的阴部部份。柔软的阴毛卷缩着,形成茂密的倒二角形,伸展至下阴部,散发出神秘的香味,那条细缝,一张一合的,淡红色的上好佳品      「石黑先生,好像不够湿那!」      克敏也握着他的肉棒在她的花园磨着。      「哦!让我看看。」      石黑的淫欲自下体窜至心中,他吐着重重的气息,将他的中指挥进那女人的神秘的部份。      「哎呀!要干什?」      裕美惊愕,大叫而悲呜着。      「没干什。只是看看湿了没有,好让我们三个大男人,能够好好的大快朵贻一顿。」      石黑的手指沾着果汁,在裕美的脸上晃了一晃,然后押在她的脸颊上。      「啊!你这丧心病狂的变态。」      微弱的萤光灯,照着悠沾湿了的手指,闪着丝丝的光亮。裕美眨着泪眼,痛苦的骂着石黑。石黑向不介意她的羞辱,看着裕美性感的身体,他的眼睛逼着她的全身上下。      「哇!你让我们来欣赏一下女人的身体结构。」      石黑向正在抚摸她臀部的权藤说着。      「啊!石黑先生,喝一杯酒吧!」      权藤注满了一杯酒给石黑,他对待石黑像是在伺候黑社老大一般。非常的恭敬。      三个人一边喝着酒,一边鉴赏着裕美的裸体。      山叶裕美,把身体站好,让我们看看你的玉峰。      石黑像个醉汉一样,看着裕美的全身,因为羞耻而发红的女人。      「喂!你想要怎样玩呢?」      男人们开始讨论着如何玩一玩眼前这个美丽的猎物,他们哈哈大笑的说论着,裕美听弓全身一震,很害怕。      「啊!她真是一个极佳的艺术品!看着她的脸,真使我也觉得心中激起一阵强烈的悸动。」      「啊!对了,我们可以三个人一起奸这个女人啊!」      克敏想像这裕美被他们三个人凌辱的样子,就兴奋异常。      「她的那丰满的身体,任何男人都喜欢的。」      他们看着她那肉感十足,优美的曲线,三对眼睛似乎要透视她的裸体一般,他们沈重的呼息声,看着美丽的裸体,不喝酒也醉了。      「今晚就来玩过通宵达旦,好好的享受一番。不要错过了这可爱的夜晚。来玩过四、五回也值得。」      石黑说着,克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期待着。权藤更是红着他那双贼眼,也已经迫不及待了。      「石黑,我们约定的,只要我们接吻,就放了我!现在你们要一起奸我,你根本不守信用嘛。」      裕美对于他们的安排,非常的不安、不平,而此时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已开始分泌了大量的体液,感觉股间热热的。      「那我们就开始吧!」      他们所说的话,裕美都听得清清楚楚,裕美闭起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盖了下来,她在心中祈祷着神明保佑。      权藤拿着麻绳靠近了裕美。      权藤把她吊着两手腕的手拷打开。她觉得她的手因为长时间的吊着,手指已经麻痹了。      权藤将她的两手扣在身后,用绳子绑在后面,由于身体受到麻绳的约束,她只有做最后的抵抗。她摇着头,散乱了一头黑发,由于长时问的站立,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抵抗。      「不要!不要。。。。」      裕美悲呜着。麻绳绑着柔软的肌肤,觉得很粗糙的磨着身体。很不舒服。麻绳绕在她的胸前,交叉绕着她半球形的乳房,使得乳房实挺了,强调那楚楚可怜薄桃色的乳头,也更为突出。      权藤用绳子在她胸前捆绑后,把多余的绳绕在背后被绑住的手中,打了个死结。      「好了,都绑好了,现在就可以好好调教这的性奴了。」      麻绳紧绑着裕美的身体,散发着妖媚被虐的美,看得权藤非常的兴奋,他搭着她的肩,押着她的肩膀。      「都弄好了,石黑先生,接下来要做什呢?」      「嗯。。。。很好。。。。你们看看这四周围,知道那是什用意吗?」      石黑用手指指着地下室的一角,那里放着一面大镜子,旁边放着一张大床,他在天井的四周,放工些摄影机,想要拍下这一徘侧缠绵的春宫戏,而且是三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弱女子的好戏。      「哈哈。。。。」      这一些野兽就要弄污裕美的身体了,裕美也不知道他们要用什样的方法,来胁迫她就范,她暗地求神保佑。      「啊啊。。。。」      裕美激烈的哭泣着,想起了松永夺去了她的贞操的那一夜,一幕幕恐怖的影像又出现在眼前,使她更加的担心受怕,她努力的挣脱着,想要解脱这些束缚,而能够逃走。      权藤看着她扭动的样子,用舌头舔着她的脖子,她的抵抗使他更快乐了。伸手抚摸她柔软的房,一手抚着那两座小山的的屁股。(全文完)天神回归 重铸人气 黑暗圣殿 惊喜不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