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爱在枫叶之国番外篇--加国战鸡记】

  我叫陈康帆,在加拿大一所大学的生物系读研究生。
  事情发生在去年五月初。当时,同系的另一个男生陶祁租了一栋房子,他作为二房东又把两间卧室租出去,一间我租下了,呆了有一年多,我们两也相处的很不错。另一间卧室三月份的时候租给了混血美女胡彤。近一个多月来陶祁一直在开展猛烈的攻势,想把她追到手,但当时还暂无成果。
  这一天在学校里得到了陶祁的喜讯:他申请到了加拿大卫生研究院(Canadian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)的学生奖学金。我们平时的奖学金都是老板给的,一年只有两万出头。他拿到这笔钱后,虽然老板会停止从他的研究经费里拨钱,但每年还能有两万七千加元的收入。对于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,他算是陡然而富了。楼里面的几个中国学生都过去争相道喜,要他请客。一帮人在他身边七嘴八舌,我心里不禁暗自好笑。这帮人不知道他最近在追MM,现在借这个机会,要请也是先请胡彤,你们就等着下一批吧。没想到陶祁丝毫没犹疑,马上拍胸脯,答应今晚就请大家吃一顿。我心中大讶,等大家约好时间地点,纷纷散去后,小声问他道:“你不先约胡彤呀?”
  陶祁愁眉苦脸道:“我约了。她今天晚上要连夜做Team Project,一晚上都不会回来了。”
  胡彤是教育系一年级的研究生,所谓Team Project就是她修的一门课中,需要几个学生组成一个小组,共同完成一个项目。现在是接近期末的时候,看来明天是交报告的截止期,所以今晚她要熬夜做出来。
  “那就明天再约她吧!”我顺口说道。
  “嗯。” 陶祁应了一声,低头不语。
  我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突然明白了,说道:“她是不是今晚在那个‘广东烂香蕉’家里?”
  陶祁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勉强点了点头。
  在北美,我们管出生在北美的美籍或加籍华裔叫“黄香蕉”。因为他们外表是黄皮肤,但观念意识都和白人一样。胡彤其实就是根“黄香蕉”。“广东香蕉”则是特指那些从香港移民过去的人的子女。他们的特点是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广东话,普通话则是几乎听不懂。意识形态和白人一样,甚至有的人比白人还要偏激,非常看不起从中国大陆过去的人。胡彤有一个同系同年级的男生,就是“广东香蕉”。他也喜欢上了胡彤,也在热烈的追求她,所以是陶祁的情敌。因此,我们提到他的时候,就在“广东香蕉”中间加一个“烂”字,用来特指这个人。他比陶祁有优势的地方,一在于是系里的同学,选的课也几乎一样,所以经常见的着。他为了可以接近胡彤,做Team Project的时候总是找到胡彤,这样可以增加见面的机会;第二,由于两人都是“黄香蕉”,所以共同语言要比和陶祁在一起多一点。有几次 “广东烂香蕉”跟着胡彤回了家,因此我和此人有过一面之缘。此人又矮又胖,长得也不敢恭维。要不是因为人收拾得还算干净,和胡彤站在一起正要算是“癞蛤蟆吃天鹅肉”了。所以,我平时总开导陶祁,要利用自己身材相貌上的优势,加上“二房东”这“近水楼台”的条件,和“广东烂香蕉”比个高低。
  没想到今天晚上,本来是陶祁绝佳的机会,因为胡彤要赶作业而搅黄了。更要命的是,在哪里做作业不行,偏要在“广东烂香蕉”家里。那等于是往陶祁胸口添堵,说明他在这场情场大战里落了下风,他心里怎么可能痛快呢?
  我赶紧拍拍他的肩,安慰道:“没事儿,老兄。他们这小组一共四个人,这‘广东烂香蕉’即使今天晚上想有什么动作,有另两个人在也不可能。而且,胡彤既然能直接告诉你,说明‘广东烂香蕉’也没得手。要不然,胡彤对这你肯定会有点不自然。再说女人这事儿,你越是上赶着追她,她越是作架子不离你。你索性来一招以退为进,说不定人家还反过来找你呢!”
  一语说毕,陶祁拍案而起,笑道:“他妈的!还是你说得对。就依你说得,来一招以退为进。哈!没想到我自认为情场高手,到最后还得你来教我。”
  “这就叫‘当事者迷,旁观者清’吧!”我笑道。
  “有道理,今天晚上我们就玩个痛快!”
  当天晚上,陶祁做东,在一家中餐馆请客,一共五男二女,吃掉了陶祁两百多块钱。席间,陶祁虽然也跟大家有说有笑的,但我能看出他心里还是有点失落。八点光景,大家散席了,我开车带陶祁回家。路上,我问他道:“兄弟,怎么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