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审讯谢丽云 作者不详

审讯谢丽云 作者不详

谢丽云被铺的当天晚上,就被带到了刑讯室,她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命运。她不怕,她担心的是她的两个妹妹,她们年龄还小,能否经得住敌人的严刑拷打。    许宗山万分高兴,几天前,他们抓住了共党女交通员陈丽丽和孙莉,尽管她们很坚强,但还是被他用酷刑撬开了嘴,终于逮住了谢丽云这条大鱼和她两个同母异父的漂亮妹妹许凤娟,许凤芹。现在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谢丽云开口,从她的嘴里挖到他需要的东西。 谢丽云被带了进来,许宗山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共产党员,“谢丽云小姐,你的应该明白说些什么。凤霞谢丽云把头转向一边,这令山本许宗山非常脑火,“你不开腔,自然有办法叫你开口,”“我知道你们的办法是什么,不就是使用酷刑对我进行拷打吗?我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你们的拷打?” 谢丽云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山本许宗山.许宗山冷笑着,”我知道你不怕死,可是你的妹妹也不怕吗?”他一挥手,布帘后边立刻响起了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,和女人的惨叫声,谢丽云听得出来,那是凤娟和凤芹的惨叫。布帘拉开了,里面的情景惨不忍睹。凤娟和凤芹赤裸裸的,被笔直的吊起在刑讯室的房梁上,脚尖只能勉强地绷起,将将立起在地面上。她们的全身上下被泼上冰冷的凉水。冰冷的水顺着她们的身体流淌下来,流到地面上,将地面也湿了一大片。打手们一边用皮鞭们抽,一边大声喝着抓起她们湿漉漉的短发,迫使她仰起头问道:“快说,免得白嫩的皮肤受皮肉之苦。” 凤娟奋力挣扎着,“不知道,我什么也不会告送你们的。”    “妈的,打!往死里打,看她还嘴硬。”    打手抡起沾过水的皮鞭向她们的的身上、脸上、胳膊上、胸脯上狠狠抽去……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”皮鞭继续抽打着,“噗噗”声凤娟和凤芹强忍疼痛的叫声混杂成一片。她们的身体被皮鞭抽打得在刑架上摇晃着,身上的雨水、汗水、血水飞溅到空气中。昏暗的刑房内,一幅拷打美丽性感女性的凄惨场面映入许宗山的眼帘。,他对折磨女性有着特殊的嗜好,看到漂亮女性在酷刑下扭动、挣扎的场面就兴奋异常,他是一个没有人性的败类! 也不知他们抽打了多少皮鞭,等他们抽打累了停下来后,这才发现凤娟和凤芹早已疼的昏死过去了。    “哗……”凤娟和凤芹被冰冷的凉水泼醒,她们艰难地抬起头微微睁开双眼,用蔑视和不屈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伙暴徒……    “怎么样?这下知道滋味了吧,我劝你们别硬挺着啦,还是赶紧招了吧。”打手们恶狠狠地问道。    “呸!。“你甭想!我不会如你们意的。”凤娟和凤芹坚决地回答道。    “奶奶的,来人哪,给她放下来,咱们换个玩儿法。”    打手们把姐妹俩从吊架上解下,然后拖到长凳上,使她们的上身靠在长凳的立柱上,再将她们的双臂反扭到柱子的后面,用一根粗绳捆住她交叉着的两个手腕,再把余绳提起绕过圆柱紧勒住她的脖颈绕一圈,如此一来她们的双臂酒帘位高高地吊起在柱子后面。打手们再用另一条绳子十字交叉捆住她们的前胸,在她的双臂上又各绕几圈与圆柱勒紧后,再绕回到她们的胯部上下左右紧绕三圈与长凳捆在一起,这样她们的上身酒帘位紧紧地捆绑在立拄上。然后用撬棍抬起她们紧紧绷成弯月型双脚的跟部,并垫进一块5公分厚的砖头。……刺骨的疼痛折磨着她们,但她们紧紧地咬住双唇,不肯吭声……砖头一块,两块,三块,第四块垫进去后,姐妹俩终于忍受不住剜心钜骨的刺痛,惨叫一声昏死过去…… 谢丽云心疼极了,破口大骂起来。许宗山阴着脸,“把她吊起来!“,一摆手,打手们涌上来把谢丽云的双手绑住吊在屋顶上垂下的铁炼上,几把扯光了她的衣服。她雪白的身体暴露无遗。打手拿起一跟筷子粗的铁条,上面满是用凿子斜砍出来的倒刺。放在谢丽云上慢慢的拉动,让上面的倒刺划过她的脸,小声但凶狠的说:"看见了吗?这东西抽一下就能带下来一条皮肉,你可想好了。”谢丽云表情镇定,,。她没有做任何回答,只是咬紧了牙等待着。“嗖..啪!”铁条抡了起来,但没有抽在谢丽云身上,而是打在那木制的老虎凳上,后重的木板上被抽掉一条木屑,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痕迹。谢丽云不有自主的颤抖的一下,,。“嗖..啪!”铁条又抡了起来,这一回是抽在了谢丽云的大腿上,她拼命咬住牙没有喊叫出来,但还是从她裂开嘴的牙缝里挤出了一声屏蔽“哎呀...!”她身体向后一挺头向上扬起随之又垂了下来,牙依然紧咬着,,。透过被抽破的旗袍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皮开肉绽一道血痕。    “啪!”又一下打在了她高耸的胸部“啊..!” 还是低声屏蔽,可声音比刚才大,她的身体痛苦摆动着转了半圈又转了回来,歪脖子李拿铁条的手再次举起向下打去,这以下竟抽在了谢丽云的右脚脚面上。“啪!”“哎呀.....!”她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叫了起来,颤抖着抬起疼痛难忍的右脚,脚趾头使劲张开又并紧再张开,不知该怎样才能减轻疼痛,脚面的青筋鼓胀,绽开皮肉的伤口渗出了鲜血流进脚趾缝中。“啪!”铁条打向了她的左脚。”    “啪.....啪...啪....啪...!” 铁条呼啸着抽向在惨叫的女人,她的后背、胳膊、腋下、小腿没有一处逃过狠毒的抽打。谢丽云终于忍受不住剜心钜骨的刺痛,惨叫着昏死过去……“:"准备烙铁"。一个打手从身旁烧的极旺的火炉里抽出一块通红的烙铁,。"吱....嗞....."轻放在了谢丽云雪白的大腿根上。"嗯...嗯...哼呜"她低垂着头,鼻子,嘴中发出屏蔽声,一缕清烟冒起,接着是一股皮肉烧焦的刺鼻焦臭味,显然,打手还没往死里烙。他只是想让谢丽云先慢慢忍受烙刑的煎熬。    许宗山走上前一把揪住谢丽云披散下来的长发,使她的脸被迫地仰了起来。“你到底说不说!”沉默,谢丽云用沉默回答敌人。“给我继续整!”许宗山松开她的头发,命令手下。打手撤回了手,把用过的烙铁放回火炉,又抽出一块烧的已发白的烙铁,狠命的往谢丽云高耸的胸脯上烙去,胸脯马上被烧烂,烧焦,"嗞...嗞..嗞"谢丽云低垂的头猛地仰了起来,披在胸前的长发全都甩到了脑后,苍白的脸上的肌肉全都缩在了一起,眉头紧锁,牙关咬得吱吱作响。她感到这巨大的灼热烧穿了她的胸膛,烧透了她的后背,她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,胸口自然的向回缩,痛苦的扭动身体,“哼,哼,。。呃。。嗯。。”的声音不断发出,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大,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就是受到了如此酷刑的折磨,她还是没有叫喊出来。 打手拖过来一个火炉子,炉膛里熊熊的炭火中屏蔽着几只纲钎,一个打手从火炉中取出一根钢钎,钢钎的头上是烧的通红的烙铁头,将烙铁头举到谢丽云胸部的乳沟处烫去。“嗤——“的一阵声响,青烟腾起,她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立即昏死过去了。 当谢丽云再一次被凉水激醒时,打手再次从炉子中抽出烙铁,照着谢丽云被皮鞭子抽烂的屏蔽烙了下去,谢丽云啊的惨叫一声昏了过去,屋里散发则皮肉烧焦的味道。一盆凉水将谢丽云泼醒,“说!”“不知道,“谢丽云坚定仍然坚定地回答,随便怎样你皮鞭子怎样抽,烙铁怎样烙我就是不招,还有什么样子的酷刑都使出来”谢丽云抬起带着鞭痕的脸,怒视着敌人。许宗山火了:”继续用刑,叫她生不如死!“    牢房阴冷潮湿,谢丽云和妹妹们仰面躺在草堆里,赤身裸体,一动也不动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她终于“哎哟”一声醒过来。她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,稍微活动一下,就疼得钻心。她艰难的睁开眼,连转动一下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她费了好大劲,才转过了头,看见妹妹们依然昏迷着,浑身都是伤痕,因为疼痛,这曾经非常美丽的脸,现在却由于疼痛而扭曲着。她们嘴唇微微的翕动着,仿佛在呼喊着疼。尚未发育完全的小乳房,只有茶杯般大小,上面扎满了钢针。她不由得一阵心痛,妹妹还不到十八岁,正在豆蔻年华,还是个孩子呀!她有点后悔,不该让妹妹们和她一起来干这交通员的工作,这可是个非常危险,牺牲率极高,被捕后必然会被严刑拷打的工作呀。她朝凤娟爬过去,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,就如同千山万水。    她用颤抖的手,轻轻的擦拭着妹妹的脸。凤娟一阵战栗,醒了过来,轻轻的哭泣着。    “娟娟,疼吗?”她的心里更疼。    “姐姐,我疼,真的很疼。”妹妹哭泣着。她的眼泪掉下来了,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妹妹脸上。尽管她受的刑比妹妹更重,也比妹妹更疼,但她情愿敌人把一切刑法都施加在自己身上。    “娟娟,姐姐知道你很疼。但姐姐还是要告诉你,对他们啥也不能说,你什麽也不知道,懂吗?”凤娟懂事的点点头:“姐姐,我懂。我什麽也不知道。”    她眼泪流得更旺了,如短线的珍珠。妹妹真是懂事的好妹妹,她觉得内疚,是她对不起妹妹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,啥也不能告诉他们呀。    “哐当”,铁门开了,四个彪型大汉,架起她们就走。    刑讯室里,灯火明亮。刑具挂在墙上,血迹斑斑,炉火熊熊,烙铁发着红光。这地方谢丽云已经很熟悉了,被捕以来,她和妹妹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熬过来的。 许宗山坐在桌子后边,眼睛里闪着寒光。在他们那个圈里,他是个唯刑派,从来不相信软化劝降一类的办法。他只相信暴力,他认为,酷刑之下,就是石头,也会开口求饶。有多少钢铁好汉,英雄烈女,无不败在他手下。去年,共党县委的联络部长主秀琴和宋丽被捕后,除了会骂人以外,其他啥也不说。他接手后,一连七天七夜的熬审,终于撬开了她们的嘴。如今怎麽了?一个娇滴滴的娘们,和两个俏生生的小姑娘,骨头就怎麽这麽硬?一次次的死去活来,一句口供也没有,真叫人恼火!     凤娟和凤芹肿胀的乳房上扎满了钢针,**机电极的一端,就接在钢针上。另一端电极接着铁夹子,夹在她们的阴唇上。由于被多次的奸淫凌辱,她们的阴唇肿胀着。一个大汉用力的摇着**机,她们凄厉的惨叫着,浑身颤抖着,乳房和阴唇突突的跳着。谢丽云哭着,怒骂着,她多麽想冲过去保护妹妹,哪怕是替妹妹受刑也好呀。可是她被紧紧的绑在刑架上,根本动不了。大汉继续摇着**机手柄,累的大汗淋漓,姐妹俩的哭叫声越来越凄厉,后来渐渐的低下去了。谢丽云觉得自己就要发疯了,她真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,救救可怜的女儿,可她不能啊!那是党的机密,关系着许多人的生死呀!她发现,妹妹们的乳房渐渐的被烧焦了,扎钢针的地方,渐渐的变成了黄色,渐渐的又变成了黑色。接着,她还发现,她们烧焦的阴唇忽然剧烈的跳跃起来,一股黄色液体喷涌而出,接着头一歪,又昏死了过去。 另一架**机的电极也接在了谢丽云的乳房和阴户上,不同的是,她的乳房上扎的是铜丝,另一端的电极不是铁夹,而是一根茶杯粗细的空心铜棒,直接插进了她的阴道。另外一个大汉摇着手柄转起来,电流在她身上肆虐着,她终于体会到女儿刚才为什麽哭叫的那样凄惨了。她只觉得有万把钢针在刺扎着她的胸部和阴户,有亿只毒虫在撕咬着她的乳房和阴道。她声嘶力竭的哭叫着,嗓子都哭哑了。由于这次大汉故意摇的慢,所以谢丽云受刑的时间也很长。等到她也象女儿那样失禁昏死后,她被电了整整十个小时!    几大桶冷水泼下去,谢丽云终于悠悠醒过来。她听见妹妹象野兽一样哭嚎着。她费力的睁开眼,看见一个大汉正用烧红的烙铁烙着妹妹们,烙铁正在烙着她们娇嫩的胸脯。袅袅青烟冒起来,发着刺鼻的焦糊味。    许宗山见她醒过来,揪着她的头发,恶狠狠的盯着她。谢丽云知道他要什麽,坚决的摇了摇头。许宗山抄起一把烙铁,“嗤——!”的一声烙在了她乳房上。她哀嚎着,那曾经迷倒过许多人,肥硕丰满的大乳房上,腾起了阵阵青烟 许宗山见她还在坚决的摇着头,鼻子都气歪了,抄起另一把烙铁,狠狠的插进了她饱经磨难的阴道。“啊——!啊啊——!”凄厉的惨叫声,把刑讯室天花板上的尘土都落了下来。她又昏死了过去。打手们又把烙铁捅进了凤娟和凤芹的阴道里,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嚎后,姐妹俩昏死了过去。冷水泼,酒喷,草纸熏,她再也没有醒过来。    莺飞草长,蝶舞花艳,春天真得很美。可是在这美好的春景里,谢丽云就要走了。妹妹惨死后,她一个人又在这地狱里煎熬了许多天。种种残酷的刑罚,使她几乎崩溃了。但坚定的信念,使她终于坚持下来了。她是被抬到刑场上去的,来时赤条条,去时赤条条。她没有昂首挺胸,也不可能昂首挺胸,因为她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。    刑架早已搭好,敌人没有立即杀害她,只是把她吊在刑架上,指望有人来救她。乌鸦飞来了,啄食着她,蚂蚁爬上了架子,啃食着她。一开始,她还挣扎着,后来,人们只有从她微微起伏的胸部,知道她还活着。几天后,她已经只剩下了白骨,也没有人来救她。敌人最后想利用她,捉拿几个来救她的人的阴谋,也彻底破了产 【完、】

上一篇:我的妹妹 下一篇:强暴美处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