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援交碰到女警

援交碰到女警

我是在大陆台商工厂当干部的年轻人,身高 175 公分,体重72公斤,外表长的普通,在大陆工作是很无聊的,有空的时候我就利用公司的计算机上网聊天。   在聊天网站上我搭上一位自称身材很好,长的又不错的女孩(我苦无机会见面验证),因为传来的照片有可能是假的,君不见报上经常有被恐龙妹骗的报导吗?  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每三个月的返台假期,我终于有机会约她见面,当然我也想学学人家一夜情或者援交啦!如果遇到漂亮又清纯的女孩,做做女朋友也很好喔!   无论如何,这次10天的返台假,我是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机会,所以在返台前,我跟她约好时间,准备在西门盯碰面。   我在聊天室里跟她很谈的来,而且隐约可以感到她好像要援交,但是我又没有十分的把握,也不希望援交到恐龙妹,所以一切就等见面再见机行事了。   我一下飞机,就直奔约会地点,由于担心第一次约会,会因飞机误点而迟到,所以约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一些。   没想到飞机不但准时,连一向容易塞车的中山高也出奇的平顺,我比约定的时间,竟然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。   看看表,觉得时间还早,就到对面的麦当劳坐坐,点了一大杯可乐,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喝着可乐,一边看着窗外的路人。   约半小时后,我突然发现,一位穿着很像我要约会的对象的女人和两位壮汉一起出现在对面,他们互相交谈了一下就分别朝两个方向离开,我看了觉得很纳闷,所以我就继续待在麦当劳没出来。   我想还早,而且我也想看看那两个壮汉到底是谁,所以我就拖到预定的时间快到的五分钟前才步出麦当劳。   我故意绕道旁边的小巷,再从马路的另一端急走过来,装成一付刚刚才赶到的模样,然后才像突然找到目标一样的跟她碰面。   就在这时候,我近距离的看见她,她确实长得很清秀,头发披肩,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包,身材也很好,实在是我最欣赏的外形。   我们互相确认身份(我在网络上的化名是小健她叫小玲),我们确定对方确实是网交近一个月的对象,她的声音也很甜美,这一切都是我梦寐以求的,我的内心实在既兴奋又感动,感谢上天给我这个光棍这么好的机缘,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机缘。   就算要援交,我也愿意给她我身上所有的钱,当然能够做女朋友最好。我内心期盼能跟她好好的交往,我一定会好好的待她,如待公主一般。   我们打完招呼后,就往前慢慢走,边走边聊。过一会,她突然问我是不是想援交,我被她突然这一问吓了一跳,当然也很失望,想不到外表这么清纯的女孩是援交妹,不过我想一想,那也好,用买的也好。   俗话说不用钱的最贵,既然要卖,那么干脆一点也好,反正当我跟她见面时,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,再多的钱,再大的代价,我都愿意。   所以我向她点点头,问她要多少?她告诉我五千。我想以她的姿色就算开口要我五万,我也会给她。因为我已经不计代价了,何况才五千,于是我又点头表示同意,然后我们就往附近有宾馆的路走去。   在走路的时候,我突然从商店的橱窗玻璃上,看到先前的壮汉,好像隐约跟着我们,我的心头一震,想到的是,会不会是仙人跳。   但是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住,又不想放弃这到嘴的肉,我只好故意走小巷,绕小路,想摆脱那两人。   好不容易从小巷钻出来,我看到旁边有两家宾馆,就赶紧拉着她往其中一家进去。       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的阴唇,有点干涩,当我摸她的小穴时,她的身体像触电般震了一下。   她回头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我,我猜她一定在求我放了她!我真的面临天人交战的一刻。   一边是我的欲望,这么漂亮又几乎全裸的女人,是我梦寐以求的对象,另一边是我的理智,她是女警,我们现在又是官兵捉强盗的处于对立的局面,我该怎么办?  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美丽迷人的私处,每当摸一下,她就颤抖一次,我被这种景象乐坏了!   但是看到她看我的眼神,好像急的快哭出来了!我知道她在乞求我放了她,但是我此刻实在是内心挣扎不已,我该怎么办?   终于欲望赢了!我弯腰低头,另外用手抱住她的腰际,把我的头埋在她双腿间,我舔吮了一下她迷人的小穴!   这一下,她震惊得把整个头往上挺起,又突然羞愧的低下了头。她的私处,竟然被一个她准备逮捕的家伙舔拭着,身为女警又是处女(我后来才知道)的她,这样的心情,真的是难以想象的!   我舔着、我闻着,私处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,夹杂着一点点的汗味,我故意用我的口水、用我的舌头去湿润她的小穴。   她扭腰想摆脱我的头,但是这不仅摆脱不了,还让她的小穴跟我的舌头造成更多的摩擦,终于,我听到她的呼吸声,越来越浓厚、越来越急促,变成了一种如燕莺啼的喘息声。   她的头,从低低的埋在床上,变成高高的翘起。   我越来越兴奋,也越来越大胆。我把我裤子的拉炼打开,掏出了我的小弟弟,那时我的小弟弟已经非常的坚挺了。   我想假戏真做,明知她是女警,我也要把她当成援交女,谁叫她要扮诱饵,诱拐我犯罪呢?我明知那是饵,是毒饵,是藏着锐利的鱼钩,足以勾烂我的内脏,我还是要吞下去。      「先生,麻烦你的身份证件,让我们检查一下!」他们也看到了我,很有礼貌的叫了我一声。   我一听,头皮都发麻了,可是我还是镇定的拿出身份证给他们。我又不是大陆偷渡客,料想他们没有任何事证,也为难不了我,我只希望他们赶快验完,让我离开。   就当我的证件在警察伯伯的手上准备还我时,他身上的无线电对讲机,传来一阵呼叫求援的声音,还把我的衣着身材,都报的一清二楚。   我很尴尬的看着他,那不就是眼前的我嘛!各位您说,我该怎么办?再袭警一次再往外逃吗?喔不!我现在面对的,可是穿着制服的警察,还佩着枪呢!   我不想犯错,我不想犯罪坐牢。   我在楼上的部份,还可以辩称不知道是警察,以为是仙人跳,一切都是出于自卫!现在呢?我只有乖乖的站在那里,看着门口那两位掏枪出来,防范我蠢动。   我举手投降,我不想挨子弹,我不乱动,他们也不能对我怎样,一切都要到警局,到法庭再说!   过了好一会,楼上那三位终于下来了,他们搭电梯下来。   看他们步出电梯,步履蹒跚的样子,我真的很抱歉。两位都是被我的脚所伤,都是伤在下体,一位被大脚踢伤,一位被我的小脚戳伤,都带着忿恨的眼神瞪着我看。   「我不知道你们真的是警察!」我满脸歉意,不停的说抱歉。   我的诡辩,让他们有苦难言!另外几位制服警察,也上楼来抓了几对正在交易的男女,我希望不是我害他们被捕的。   我们一起上了一辆箱型车,她坐在前面,不时回过头来瞪我,咬牙切齿的表情,好像要吃掉我一样,让我害怕。   我想着,等一下到警局可是她的地盘,她要怎么样对付我,就不禁让我全身发麻!   到了警局,我矢口否认援交,我辩称,以为他们是仙人跳,想谋索财物才攻击他们,这纯粹是自卫的举动。   拜台湾这几十年来,民主法治的教育成功之赐,他们就算怎么样恨我,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,还是不能对我刑求逼供,我还是安全的。   一位男警帮我做笔录,由于我矢口否认一切,没办法,他只好去请她来帮我录口供。   我这时候从她们同事的呼唤声中,才得知她叫何丽玲(为了保护她,我名字更改过,如有雷同造成误会,先在此致歉!),她提着她的包包坐到我的旁边,眼神让我看了就害怕,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吧!   我低着头不敢直视她,我对她充满歉意,也充满爱意,我就像犯错的小孩,准备接受严惩一样,低头认错。   她瞪了我一眼,「哼」的一声,说:「赶快认罪吧,我手上有证据,可以指控你,你还是乖乖的招吧!」接着,她打开皮包拿出录音笔来。   当她打开皮包时,我瞥见她的包包内,有一只小的无线电对讲机,还有一个小皮夹,应该是装证件和一些钱的,还有一只口红,一个小粉盒(说实在的她不用化妆就够美了),还有两串钥匙,一串比较小像是开抽屉的,一串大一点像开门用的,没看到汽车和机车钥匙,我猜她一定住的离分局不远,或者台北市不容易停车,她搭捷运或公车吧!   她拿出录音笔拨放,可惜没有声音,因为我在旅社,已经动手洗掉了内容。   这下她愣住了,她辛苦付出天大的代价要起诉我的内容没了,我低头看看两旁,旁边的几位都不在,剩下我跟她。   「对不起!我真的喜欢妳。放过我吧!我会负责,我决不会说出来的!」我轻声的哀求她说。   我一直苦苦的哀求着,她知道我的意思,她听完眼匡也有点红,但是她咬了一下嘴唇,「哼」了一声,起身往另外的房间走去。   我想,这下完了!看样子,我逃不过上法庭的命运!我想她一定要置我于死地,她才会甘心,我的前途完了。   趁她离开座位时,我心一狠,想说既然妳一定要毁了我,我也要毁了妳,我偷偷的打开她的包包,取走门的那串钥匙,放进我的口袋。   她带着另外一只录音笔回来,我想应该是那个壮硕的男警的。   她放出内容,听到进入旅社房间那一段,只听到我大喊,『你们别想装警察来对我仙人跳』的一句,其它都是无关紧要的碰撞哀号声,还有,她在浴室内对着外面的同事,呼唤回答的内容……   『我被他困在浴室里面,不过已经解困了!你们不用进来救我,快叫同事们支持,把他拦住!』我听到她对她的同事这样说。   我这一听,便知道她真的恨死我了,她决不会放过我的,连在浴室内还没脱困都想抓住我。   接下来,都是整理后他们之间的对话。听得出,她否认我有对她作任何的伤害,她说在逮捕的过程中,被我挣脱踢撞了几下,没有大碍。   毕竟是处女,那好意思告诉同事被我污辱的事呢?她只是说被我踢伤,所以走路有些不方便,掩饰了被我开苞走路不方便的事实。   听到这里,她的眼神有点迷惘,看着远方,我不知道她在想甚么。   过了一会儿,她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,把她一生中的第一个男人;我这个莫名其妙,突然便成为她老公的男人,移送地检署。趁检察官还没下班,就把我送地检署了。   我真的很悲愤,我怎么求她都没有用,我如果没有被收押的话,我一定要报复她!   到了地检署,检察官看了笔录,也问我不少话。   我一直坚称是跟女网友碰面,并没有援交,我也不知道她们是警察的身份,加上录音内容对我有利(当然对我不利的早被我洗掉了),何况我一直说误以为是仙人跳,是遇到了坏人,我想逃跑才攻击的。   「你运气很好,既然他们也没提伤害控诉,当然妨害公务的部份,是罪证不足,所以我们就不作出起诉处分了,当庭放!」检察官笑笑的对我说。   关于性侵害的部份,她没提,我也坚决否认有何不轨,所以,我被放走了。   走出官署,我赶紧找个锁匠,复制了整串钥匙,然后买了几颗安眠药和四条童军绳,一个黑眼罩。   我赶回旅社,把钥匙拿给柜台小姐,我骗她们说是在302号房门口捡到,可能是该房的住客所掉落的。   我走到对面等待,我猜,等她下班回家找不到钥匙,她可能会回头来宾馆找,她可能以为在打斗中掉落了。   果不其然,约九点的时候,看见她搭了一辆出租车回来宾馆查问,她拿回钥匙后离去,我也赶紧拦车跟踪她,果然是离分局不远的一栋出租公寓大楼,她下车走了进去。   我在大楼对面观望,不知道她住几楼、几室。   我到文具店买了个牛皮纸袋,走进去对管理员说:「我是何丽玲警官的同事,拿公文要给何警官。」   「她住在七楼的706室,我帮你通知她。」那位老管理员误以为我也是警察,就告诉我说。   「不用,我拿上去给她就行了。」我赶紧跟他说。刚好有电话打来,管理员忙着接听,也就不再过问我了。   搭电梯直接上到七楼,我已经知道她住那一室,所以我故意走到对面去。   看到她浴室的小窗灯亮着,隐约可以看到,好像有人在浴室洗澡的样子。   我拿着复制的钥匙,小心翼翼的打开她的房门,我确定客厅没人,那是一房一厅的小套房,还有一间小厨房,可能专门出租给单身的房客用的。   我很紧张的走了进去,发现房间布置得很典雅,有股淡淡的清香。   她正在浴室中洗澡,桌上有杯水,好像还没喝的样子,我把一颗安眠药的粉末投入,看看粉末融化了,就赶快躲到她的衣橱内,用她的衣服遮蔽住我的身躯。   我从衣橱的缝隙往外观察,她洗澡洗的很久,大概认为我今天把她纯洁的身体弄脏了,她要不断的清洗,想把今天的污辱清除掉。   我躲在衣柜里,心脏跳的很快,我很紧张怕被发现,如果我被发现,可真的死路一条了。   衣橱内她的衣物有股淡淡的香味,化解了一些我的不安,好像被她拥抱住一样。我把她的衣服,当作是她一样的想象着,满足了我的幻想。   等了很久,终于看到她穿着睡衣走出浴室,我想今天她忙了一整天,又遭遇到如此的打击,一定累坏了。   看她拿起茶杯喝了约三分之一的水,就把杯子放下。   我一直祈祷着她能把整杯水喝完,可是她只喝了一部份,这可让我更加紧张,我怕药的剂量不够。   她拿起书本躺在床上看,看了几页便入睡了。   我知道她只喝了一部份的水,药量不是很够,所以一直等待到她进入了熟睡的状态时,才敢从衣柜出来。   我把她的手脚,各绑在床的柱子上,更蒙住了她的眼睛,我要让她就算醒过来,也只是看到一片漆黑,当成她还在做梦似的。   我手脚轻轻的把她绑成大字型,看着她熟睡的样子;今天她那么累,加上我放的药也发挥了作用,让她睡的很熟。   见着心目中的睡美人,她是那么的甜美,不禁让下午被吓的躲起来的小弟弟,又抬头挺胸起来了。   我慢慢的脱去她身上的一切,没多久,一位白净美丽的裸体睡美人,呈现在我眼前,下午没有完成的心愿,我一定要完成……   我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,尽情的闻、尽情的舔,一股刚洗澡完的清香,扑鼻而至。她那小穴闭合着,一小部份的小阴唇外露,美极了。   我慢慢欣赏、慢慢抚摸,我有的是整夜的时间,慢慢的完成我的心愿。   这时候,我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。看着粉嘟嘟的小嫩穴,被我由干涩而弄得滑润,粉红色的奶头也跟着变得坚挺起来。   虽然她仍然睡着,但是,这些该有的生理反应,都还是有的,而且还不差啊!   抚摸着她的阴唇,也慢慢的、轻轻的触摸她那小小的阴蒂,随着我的抚摸,引起她身体也跟着有些颤抖。   我兴奋极了,于是我把手指深进她温暖湿润的阴道内,我慢慢的刺激她的G点,她的阴道开始收缩,好像要把我的手指推出去一样,她的小腹也跟着有点上挺,于是我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,顺便用手掌撞击她的阴蒂。   就这样一直磨擦刺激着,她的眉头有点皱,脚指弯曲,身体有些扭动,腰部越往上挺高,胸部的起伏更快,呼吸也越发急迫,嘴巴微张,发出「嗯~~嗯~~」的声音。   终于,声音越来越明显,最后发出「啊~~」的一声,身体毡抖了一下,阴户竟然喷出水来,喷射的高度约六、七公分高,喷了几下,身体才缓缓的下来。   喔!竟然像条小鲸鱼一样的喷水,我可是第一次把女孩弄到潮吹的,其它都是在影片上看到的,我很有成就感,也很兴奋。   于是,我脱光了衣服,用我的小弟弟上场,我很快的插入,很紧,可以感觉到,刚被破不久的处女膜,不断的磨擦着我的小弟弟,我兴奋极了,不断的抽插着……   「啪啪」的巨大肉搏声及「滋滋」作响的抽插声,充斥着房间。   我完全不顾她在下面不断的扭动,她的手被我绑住,手掌紧紧的抓住床单,脸孔有些扭曲,胸部有些红斑出现,嘴巴像缺氧的金鱼一般,不断的呼气。   「啊~~啊~嗯~嗯~~」的声音不断的发自她的小嘴。   快要受不了了,我很想射精啊!但是我怕射在她阴道内,万一怀孕,那我岂不害死她!她怎么面对她的亲友和同事。   于是我很不甘心的拔出了小弟弟,一股浓浓的精液,就射在她的小腹上。   拿出了数位相机,我要拍照带回去留念。日后,如果有生理上的需求时,还可以拿出来,看着她打手枪,也可以很满足的啊!   接着,我到浴室里,拿了一些卫生纸和毛巾,帮她擦拭干净,又拿起茶杯,含了一大口药水,喂给她喝。也许她也有些渴了,很顺利的喂下了剩下来的药水。   过了一阵子,我才敢给她松绑,取回我带来的东西,我安静地离去。   我想,她定然会昏睡到天亮的。而且,我还仔细的帮她恢复了一切的衣物,当她一觉醒来时,可能会当做是一场春梦吧!   回到住处,整理好行理,一大早就直奔机场,我要尽快的回到大陆去。虽然假期还有好几天,但是我不敢久留,怕万一她发现是我干的好事,我就完蛋了。   我回到大陆,也不敢马上就回公司,我到别的地方旅游了几天,等假期结束了,我才敢回去。   过了一段时间后,像往昔一样,我又上同一聊天网室去,有一天,我发现她又出现了。这次我利用别的化名,取得了她的 E-mail ,我不断的发 E-mail 告诉她,我对不起她,我喜爱她……   我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,用了数百封信才让她消气,我觉得她已经对我有了好感,我才敢再次回到台湾,因为我怕一下飞机就被逮捕。   等到三个月的假期来临,我告诉她返台的时间,她竟然高兴的说要去机场接我。   我真的是很高兴,兴奋的快睡不着,但等飞机靠近台湾上空时,我又开始担心,会不会是陷阱?我怕一下飞机,来迎接的不是鲜花,而是手铐,那我岂不是毁了……   但是,爱情让人盲目,也让人勇气十足,就算是毁在她的手里,我也是甘心情愿的!   走出机场,迎面而来的是她的微笑,我有些兴奋,也有些尴尬。因为,当我想起我对她所做过的一切时,我还是怕她的报复。女人心,海底针嘛,岂是我能捉摸的哟!   看到她的笑容,令我安心不少。随着她走出大门时,突然,她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,我吓了一大跳,我几乎跳了起来。   「干嘛!怕成这样,怕我拿手铐,铐住你吗?」她笑嘻嘻的说。   我点点头,真的,我确实很害怕,可以说如惊弓之鸟,也算是做贼心虚。   「呵呵!走,到我家去,我煮大餐请你吃。」她的回应令我感到快乐,她笑的很开心。   我真的放下心中的大石头,随着她前往她的住处,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,好像多年的好友一般。   其实我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,见面的时间更短,但是我对她的身体,倒是有很清楚的了解!   到了她的住处,这地方我待过一夜,很熟悉的地方!她反身锁好门,请我到客厅坐,给了我一杯冰凉的果汁,让我觉得很舒畅。   我们坐下聊天,聊了一会,她突然邀请我到她的房间参观,我实在好兴奋、好高兴,这不就是表示她对我有好感嘛!不然怎么会邀我进去参观她的闺房呢?   我虽然进去过,但是我还是要装成一付陌生的样子,我不能让她知道,我曾经来侵犯过她。   于是,我随她走进房间里去,当我看到她床上的东西时,简直令我吓了一大跳,那可不是我曾经拿来绑她的童军绳和眼罩吗?我不是已经拿回住处藏好吗?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呢?   她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惊讶的表情;那种笑容是微笑吗?还是那种很诡谲的笑容吧!   「我要报复!」她说。   我一听这四个字,全身都麻了,全身像突然被脱光丢进冰水一样。   我一直颤栗不已,我本来以为她已经原谅了我才敢回台的,现在却像自投罗网一样,我心里的悔恨真是难以形容!天啊!怎么办?   「脱光衣服躺到床上,我要用这些绳子绑住你,就像你用它绑住我一样!」她跟着又说。   啊!她是怎么知道的?   「妳……妳怎么知道?」我边脱衣服,边问她说。   原来她在我离去后,想办法进入我的住处,搜索我的一切。她要仔细的了解我,把我调查的一清二楚,也发现了我藏在住处;那串她被我复制的钥匙。   她终于知道,那天的不是春梦,而是真实的。   我乖乖的脱光躺卧在床上,她用绳子绑着我,就像那晚我绑她一样。   在蒙上眼罩之前,他还拿出一把剪刀,我一看心都凉了,莫非要阉割我?   她把我蒙上眼罩,还用剪刀轻轻的碰触我的小弟弟,我那小弟弟已经被吓的躲进去了。   我巴不得它能连蛋蛋一起完全躲起来,躲在肚子里让她剪不到。   当冰冷的金属,触碰到我的小弟弟时,我不禁开始求饶,我求她放过我,不要伤害我,不要告我强奸,不要让我坐牢!   「那天我求你,你怎么没有放过我呢?」她哀怨的说。   「我实在被妳的美丽气质吸引住了,我没想到妳是处女!」   「那天晚上,你怎么解释?」她又说。   我只好一五一十的,把我心里的话告诉了她。没想到她会这样逼供,我甚至把那晚的整个经过都说了,甚至连弄到她喷水潮吹的事,也说了出来。   「你好坏喔!」她随即还骂了我一句。   我不断的发誓保证,我会如何、如何的善待她,担负所有的责任,我想娶她,如果她愿意的话,我会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她……   突然,我觉得小弟弟被轻轻的拉起,好像有舌头不断的舔着,我这时的眼睛被蒙住,看不到她对我做了些甚么?看不到,却让我的感觉更敏锐,神经更紧绷。   「啊……啊啊…啊……」我的轻呼唤着,真的很舒服,小弟弟又挺立了。   但我却更害怕这时候被剪断,我想她大概是想把它刺激到最大,然后再剪下去吧!那我的小弟弟就要跟我分家了。   我不禁感到悲哀,我祈望它不要举起,希望它躲起来以免被伤害。但是生理的反应,却让它更往上挺立,它真的不怕被剪吗?   突然,我感到小弟弟被塞进温暖紧缩的阴道里,我对这个地方很熟悉的。它让我感到无比的舒服,我知道她跨坐了上去,她正骑着我,她正强奸我。   但是我不想抵抗,就让她强奸吧!一报还一报。   「你如果在我还没有说可以射精前就射精,我会把你阉了!」她说。   喔!天啊……啊啊…啊……那有这一招,如果忍不住,那我岂非成了台湾最后一位太监?   我只好忍受着这不断的刺激,有好几次都差点泄了,但是一想到要跟小弟弟分家,我只好转移注意力,忍耐住这不断的刺激和折磨。   在不断的抽插声中,「啪啪」的巨大肉搏声及「滋滋」作响的抽插声,充斥着整个房间,她在上面不断的扭动,我的屁股也沾上了不少淫水。   「好棒~好爽~啊~~不要停~~啊~~要死了~啊~~啊啊~啊~~你射出来吧!」突然她紧紧的抱着我,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。   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,但是我不愿意射,我要让她爽死。她已经趴在我身上,全身颤抖不已,我还是继续挺腰撞击她。   「啊~~好~好大~啊啊~~轻~轻点~啊~啊~~舒服~啊~~啊~要死了~啊~~」   「就让妳飞天吧!」我也忍不住,一股精液狂射而出,烫的她不停的颤抖,她的下面也喷出水来。   「喔~我尿出来了~~」她终于瘫软在我的身上。   这是我们第一次同时达到高潮,接着,她不停的亲吻我,我知道她爱上我了,原谅我了!   接下来呢?唉!当然是跟童话里的王子与公主的结局一样。   不过,我要奉劝各位,不要看完文章就效法我去找母鸽援交啊!你真的坐牢或吃子弹,可不关我的事哟